通知公告:
首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动态

行业新闻

服务中心

预约热线 TEL:15256953036

行业动态

农产品涨价潮背后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4-1-20  浏览次数:1760

  11月1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经济运行数据,10月份CPI同比上涨4.4%,其中新涨价因素中,食品类价格上涨10.1%,为CPI贡献了74%。

  历史似乎在重演:两年以前(2008年)曾持续攀升的通胀率,以农产品为核心的食品价格的领涨便被认为是直接的导火索。

  流动性泛滥溢出的货币,四处寻找着一切可以增值的载体,而农产品,则再度成为最易得手的猎物。

  游资惹的祸?

  山东省栖霞市翠屏街道苹果协会会长刘洪民告诉《财经国家周刊》,今年苹果市场有大量资金涌过来(收购),几百万、上千万的资金都过来了,而且很多是不懂行的。“炒作的现象非常严重。” 刘洪民告诉记者,当地有很多浙江人过来收购苹果,有次听说有个浙江团一次来了30多人。而且不仅是江浙游资,当地许多人凑几个钱也来做苹果生意,现在栖霞到处都是收购摊点,用工也特别紧张。

  远在新疆阿克苏的天山棉业棉花加工厂厂长方和平也感受到了涨价的热浪。“今年棉花涨得吓人,到了13.1元/斤,最高到了15元。”

  在阿克苏当地,到处都是收购棉花的贩子,“收的人太多了,90%是温州人。加上有些纺织厂也在收,把价格抬上去了。”方和平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对于游资炒作,方和平颇为担忧。温州人炒作,三五人带个三五百万资金过来收购的太多了,有公司的,也有民间的。温州当地纺织厂不少,有些是厂里来收购,有些是倒卖。

  风险很大,方和平告诉记者,2003年自己棉花厂收购的10个车皮棉花亏损300多万元,当时春节前价格从1.3万元/吨涨到1.7万元/吨,春节后跌到1.1万元/吨,每吨亏损6000元。


  游资炒作,也开始为政府部门关注。据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司长王炳南介绍,一定程度上存在的农产品炒作现象导致生姜、大蒜等价格上涨。2009年下半年以来,大蒜、生姜等“一季生产、全年消费”的耐储存农产品遭到炒作,被人为推高价格。


  农业投入不足造成部分农产品在过去多年的实际供需不对等,而粮价和其他农产品价格在行政干预下一直维持低位。“这些造成了部分农产品和食品价格出现价值‘洼地’,成为货币从资本市场撤出后的首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表示。

  成本施压

  农产品生产成本的持续走高,是催动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另一重要力量。

  “农产品价格上涨,核心原因还是成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崔晓黎对记者表示。

  中信证券施亮也认为,流动性对于农产品价格上涨有贡献,不是根本因素。“棉花从1.1万到2万左右的时候,没有明显流动性的因素,当时也在涨,主要是成本推动的;后期到了比较高的位置,大家觉得已经脱离了基本面了,这里才有流动性的影响。”

  刘元春进一步指出,“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各地进入最低工资上调周期,低收入群体对粮食等食品的边际消费倾向最高,它们工资的上升为此轮物价上涨提供了需求层面的基础。”

  在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看来,这轮工资上调并非偶然,随着2007年以来中国跨过刘易斯拐点,低端劳动力开始趋紧,在价格压力层面,表现为一些劳动密集型产品,如食品领域的蔬菜、猪肉等价格的上涨。“跨过‘刘易斯拐点’很可能是这十年增长周期给中国经济留下的特殊遗产”。高善文说。

  对此,刘煜辉(博客)指出,过去十年大量资本与劳动力的供应,共同成为投资增值拉动经济增长的关键要素,但是却一直承受着极不平衡的回报。近两年,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动力下降,各种资产价格推高房租等城市生活成本,这些共同促成劳动力价格不可逆转地进入上行通道。

  而劳动力成本上升带来的工资与物价循环上涨的效应,将逐渐从农产品价格扩展到其他物价。

  应对

  为了平抑过快上涨的农产品价格,政府在积极应对。

  11月10日晚间,央行宣布自11月16日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年内第4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之前的10月27日,中国政府网发布的国务院今年第四季度经济工作重点为“稳物价、抗通胀”,显示了政府未来加强市场价格监管的决心。

  继之前的小麦、玉米、棉花抛储之后,10月20日,国家抛储30万吨临储菜籽油,这是今年以来我国首次在市场上大规模抛售食用油。时隔两日,本榨季第一批21万吨储备糖投放市场。

  据了解,目前包括国家发改委在内的多个部委正在联合制定相关价格控涨措施,工信部也在紧张制定应对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措施,并拟对蒙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危害的行业进行政策补贴。

  然而,压力显而易见。

  美联储11月3日公布的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将加快美元贬值速度,加剧全球流动性泛滥,这些流动性在短期会推动资本品价格上涨、长期将推动制成品价格上涨。


  对此,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博客)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防止成本推动跟货币宽松引发的需求拉升循环起来,两者一旦循环起来,未来的通胀就很难控制。

  高善文认为,单纯依靠货币政策和政府的价格监管只能从短期解决问题,治标不治本。

  他建议政府可以考虑适当增加一些农产品的进口,缓解国内需求增加所带来的压力,同时进一步增加农业技术方面的投入,提高农业的劳动生产率,发展规模化经营,促进良种的推广等。

  另外,由于当前农产品价格的上涨对城市固定低收入者影响较大,为了减轻物价上涨带来的社会痛苦的增加,国家可以考虑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手段为低收入者提供一些物价上升的补贴,并适当提高利率水平,减轻负利率对储蓄者的负面影响。